更多>>
提示:您的Flash Player版本过低!
更多>>
名家简介
您当前位置:首页 > 名家简介      
布龙斯坦
[发布时间:2016-04-13 08:49:56]   [文章编辑:网站管理员]

很久以前大卫·布龙斯坦就征服了象棋界,而那时美国的埃洛(elo)教授【译注:现今通行国际等级elo分的发明者】都还没完善他那套对每个棋手的实战水平进行计算的独创性方法,说它富有独创性是在于它的简易直接,而说它有破坏性在于它的本质。每当我看那份FIDE一年颁布两次的最佳棋手列表时,我总觉得自己在看一份训练日程或电话号码目录。在由电脑每6个月生成一次的那一行行数字和标记背后,有不少东西被完全遗忘了——象棋永恒的美、创造精神、以及那些使得千百万人愿意为之辛勤付出的东西。

有次布龙斯坦问我:“你认为,下棋是件容易还是困难的事?”

“当然是困难的了,”我丝毫没有犹豫地回答道。

“一点也不难,”特级大师说。

他的眼眸闪亮。我觉得他想说点心里很想说的话了。

“如果你不想争取胜利,而是等着对手犯错,那么下棋就很容易了,换句话说你只是想下和。但是,当你看到我正全力去争胜,我弃子,我陷入了时间恐慌,那么你肯定要想下棋是件困难的事情了。”

自然,所有这些带有创造性的折磨,不应有的失败而带来的不眠之夜,在elo等级分表上是看不见的。

我相信,布龙斯坦遭受到来自FIDE的官僚主义和顽固性的折磨比起其他任何人要多得多。这个组织在上世纪20年代成立,为的是主要地负责世界冠军头衔对抗赛事。不幸,在过往40年里FIDE总是被前苏联棋协所影响,它的官僚作风长盛不衰。我认为,1951年布龙斯坦与鲍特维尼克在对抗赛下和了之后,他应该有和对方再下一个对抗系列的道德上的权利。应该记住布龙斯坦1955年在Goeteborg区际赛上引人入胜的胜利,应该知道他在50年代正是处于自己水平最好的时期。举个例子,很能说明这点——布龙斯坦在对凯列斯的一盘棋中令人意料不到的弃子。

多年以后,我私人结识了布龙斯坦,被他的直率和谦逊吸引。他过去总是那样叫我:“来啊Lev,我们一起喝杯茶,我给你摆些棋局。”哦,我是多么喜欢造访他在莫斯科市区的一处小寓所!一个表面性看过他那寓所的人就足以判断主人不寻常。书籍、杂志,成百上千地散放在这里那里,桌子上、架子上、地板上…棋书、天文学著作、地理书籍、许许多多字典……有次我的一位化学家朋友给布龙斯坦带来一部专著,400页厚的一本书。一个星期后他还书时,向我的朋友问了一些有分量的问题。你可确信大师用心去读过他寓所里的每一本书每一本杂志的。

当你和他交谈时,会对他广泛的兴趣留下深刻印象,他对许多细小问题看法新颖。有些人说大师在生活中太胆小了,而这种胆小令他没能在象棋金字塔的顶端刻下印记。我认为于他而言,人们错误地把谦逊当成了胆小。当科尔奇诺依投向西方之后,拒绝在那份多数前苏联特级大师签过名的声名狼籍的反科尔奇诺依信件上签名的,只能是有胆量有原则的人。
我觉得自己是幸运的,结识布龙斯坦是件乐事,他是一个对伪善、狡诈和背信弃义说“不”的人,是一个乐于帮助、理解和支持别人的人。他今天棋艺魔术的光环和40年前一样的耀眼。

仅以此文向大师75岁寿辰致以祝贺和景仰之情,并祝愿他健康快乐。

返回顶部】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老兵国际象棋网  咨询热线:13001872876  冀ICP备160278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