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
提示:您的Flash Player版本过低!
更多>>
名家简介
您当前位置:首页 > 名家简介      
马克斯·尤伟
[发布时间:2016-09-12 09:58:19]   [文章编辑:网站管理员]

马克斯·尤伟,是国际象棋是第五位世界冠军,他的人生经历了数学教授-棋手-棋艺理论家和社会活动家这样一条独特的道路。他是一位杰出的棋手、理论家、作家,甚至是杰出的国际象棋领导者。

马克斯·尤伟(Max.Euwe,1901.05.20-1981.11.26) 是第五位世界冠军。他走的是一条独特的道路:数学教授-棋手-棋艺理论家和社会活动家。有两点值得注意:其一他是作为业余棋手夺得世界冠军头衔的;其二是正当他棋艺处于顶峰期而大有作为之时,他的祖国荷兰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被纳粹占领。

马克斯·尤伟(Max.Euwe,1901.05.20-1981.11.26) 是第五位世界冠军。他走的是一条独特的道路:数学教授-棋手-棋艺理论家和社会活动家。有两点值得注意:其一他是作为业余棋手夺得世界冠军头衔的;其二是正当他棋艺处于顶峰期而大有作为之时,他的祖国荷兰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被纳粹占领。

尤伟生于阿姆斯特丹,五岁开始学棋,十一岁就开始参加国际象棋俱乐部的比赛。1928年,尤伟在海牙成为业余世界冠军。1935年在维也纳与亚历山大·亚历山多维奇·阿廖欣(Alexander Alekhine)进行的世界冠军对抗赛中,尤伟先是以1∶3落后,但最终,他以9胜13和8负的战绩赢得了这场挑战赛。于是,在荷兰,他成为真正的民族英雄。从那时起荷兰便把国际象棋列为正式比赛项目。 在二战之后,随着年龄的增长,他逐步退出了国际象棋的实战。从1964年起他又成了两所大学的数学教授。但是,尽管他非常忙碌,但总是积极从事国际象棋活动。 他70岁生日的时候,他又一次荣膺了"荷兰狮子佩带者"勋章。1975年他曾以国际棋联主席身份来中国对中国加入国际棋联事宜进行考察,并下车轮战。1978年,尤伟因年事已高,退出了国际棋联主席的竞选。

人生经历

1935年在维也纳与阿廖欣进行的世界冠军对抗赛中,尤伟先是以1∶3落后,但他沉住气调整战略后,每下一局棋,他都力争有所创新,在一些对局中,尤伟很巧妙地在开局中占优,他完成了一些有深刻战略思想的杰作,并且不止一次地有精彩的弃子战术。最终,他以9胜13和8负的战绩赢得了这场挑战赛。于是,在荷兰,他成为真正的民族英雄。"我们的尤伟胜利了!"这首歌被人们广泛地长期传唱,甚至成为了流行歌曲。

1937年,阿廖欣在回敬赛中击败了尤伟,夺回了失去的桂冠。正当荷兰棋届期待着他们之间第三次对抗时,第二次世界大战妨碍了他。在战争期间,尤伟无法参加比赛,但他却尽力帮助那些受纳粹分子迫害的不幸的人们。
1946年在荷兰格罗宁根举办了战后的第一次国际大赛,世界上所有最强的特级大师悉数参加。尤伟在这次比赛中获得了第2名,仅次于鲍特维尼克,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很大的成就。但是,在1948年于阿廖欣逝世后弥补世界冠军空位的五强赛中,尤伟竟是最后一名。这使他重获王冠的美梦化为泡影,并且他的世界冠军任期委实太短暂了。
1970年,当尤伟69岁时,他当选为国际棋联主席。当庆祝他70岁生日的时候,他又一次荣膺了"荷兰狮子佩带者"勋章。1975年他曾以国际棋联主席身份来中国对中国加入国际棋联事宜进行考察,并下车轮战。1978年,尤伟因年事已高,退出了国际棋联主席的竞选,又隔了三年,与世长辞。

2001年4月3日,荷兰邮政为国际象棋大师马克斯.尤伟教授(Max Euwe,1901—1981)百年诞辰纪念发行一枚包含两枚邮票的小全张。

人物传记

鲍比·菲舍尔在和马克思·尤伟见过面后说,“那个人太平常了。一定是搞错了。” 我们的棋王名单里的第五位角色是群王中一位伟大而优秀的人,一位身高六英尺四英寸的荷兰人。马克思·尤伟1901年出生于荷兰,他赢得了1928年海牙举行的世界业余棋手冠军赛并在1935年击败亚历山大·阿廖欣,以业余棋手身份成为世界冠军。他是最后一位登上国际象棋顶峰的业余棋手。他在1926年取得数学博士学位, 尤伟博士从事过飞行、拳击和游泳,还有婚姻。他养育了三个女儿,他的一个女儿年纪轻轻就死去时,他哭得死去活来。乔治·奥威尔在写下这段话时应该是想到了他:“我们必须像抓住救生带一样牢牢抓住的事实,就是我们可以成为一个正派的活人。”

在国际象棋界,尤伟博士因为是“击败亚历山大·阿廖欣的那个人”而被大家铭记,比分是9胜8负13和(在世界冠军对抗赛上),时间是1935年。尤伟博士自己——大家都知道他对国际象棋的无数贡献——也不能回避这一称谓,他曾经说过没有人能否定他赢得与这位国际象棋史上最伟大的攻击型棋手的漫长对抗的光荣。
尤伟博士第一次引起广泛关注是在1921年,他与加扎·马洛契的对抗赛打平,2胜2负8和。看起来这好像是一位很快将成为冠军头衔争夺者的年轻闯入者。但工作与爱情使他的国际象棋的进展缓慢。在二十年代他参加了大约60个联赛,下了20场对抗赛,但这些比赛都是很小的当地赛事。在二十年代他平均一年只参加了一个强的联赛而且没有得过第一,这种状况一直持续到1930-31黑斯廷斯大赛,那次他领先于约瑟·卡帕布兰卡。尤伟博士在伟大棋手的万神殿中充当学徒——以一种新奇的方式——他总是小负于那些著名对手,偶尔打平。这些对抗赛一般在圣诞节和复活节之间的空档举行。在1926-27年,他在公开对抗赛中小负于阿廖欣,2胜3负5和;在1928年和1929年他两次在十局对抗赛中以一分之差输给爱菲姆·波戈柳博夫;在1931年,他在一场艰苦的战斗中输给卡帕布兰卡,2负8和。这时他的联赛成绩开始提高了——1932年波恩第二名——落后于阿廖欣,1934年苏黎世也是落后于阿廖欣,还有1934-35年黑斯廷斯并列第一,领先于卡帕布兰卡和米哈伊尔·鲍特维尼克。合乎逻辑地,他成为了阿廖欣的挑战者,因为卡帕布兰卡和阿廖欣的回敬赛没有举行。
特级大师阿罗德·邓克尔写道:“没有什么比听到把马克思·尤伟描述成‘最弱的世界冠军'更让我愤怒的了……这些人说是由于阿廖欣酗酒尤伟才得以加冕。实际上,这两位巨人整个棋弈生涯总比分只是稍微偏向阿廖欣:44比38。一直到他们的第56局,比分还是咬得很死的平局! 只是在阿廖欣赢得1937年回敬赛后,阿廖欣才保持领先(尤伟博士输掉了这次对抗,4胜10负11和,尽管他赢得了随后的公开赛的五局对抗,2胜1负2和)。这两位棋手大体是在同一级别上。
尤伟博士是一位战术天才,他没有按阿廖欣的方式把天才用到计谋创作上,而是以一个数学家的严密精确来执行局面法则。汉斯·克莫奇说他是“逻辑化身而成的,法则与秩序的天才”。阿廖欣写道:“公众们,甚至还有我们的朋友——那些批评家们是否发现尤伟实际上从来没有下过不正确的组合?他,当然,偶尔也会失算于……对手的组合,但当他握有战术行动的主动权时,他的计算……毫无缺漏。”
82个尤伟同阿廖欣的对局支持上面对尤伟博士的棋弈风格的概括。如同阿廖欣所提到的,如果说理查德·列蒂仅仅对局面法则的例外感兴趣,那么马克思·尤伟则相信在它们的“永恒性”外“还有点别的”。然而,在随后他俩的公开对抗赛中,归功于阿廖欣的顽强抵抗,尤伟博士如此有力地展示了他立法者般的风格,而究竟哪一步导致阿廖欣输棋至今未明:
在尤伟博士失去冠军头衔后,他继续进行着杰出的国际象棋工作:作为棋手(在1939-40年,他以微小差距输给保罗·凯列斯,5胜6负3和,在1946年他得了格罗宁根大赛的第二名——不错的成绩,但随后在1948年世界冠军对抗赛-联赛中惨败),作为理论家(他编辑国际象棋文章有很多年,这是一份对在1923年引入西西里防御舍文宁根变例的人很适合的工作), 作为作家(他写的书比任何一位世界冠军都要多),还作为国际象棋领导者(他在1970-78年间是国际棋联主席)。
作为国际棋联(FIDE)主席他访问过一百多个国家并吸收了三十多个新成员国。一些观察者说他在防止1972年菲舍尔对斯帕斯基和1978年卡尔波夫对科契诺伊的比赛造成分裂时表现得独断专行。他的动机并不是自利的,他们说,但他开了一个先例,使国际棋联践踏自己的规则变成一件易事。1981年,马克思·尤伟在家中病逝,享年80岁。



世界棋王

尤伟无论是棋艺生涯还是物质生活都一帆风顺,并不是下棋确保了他及其家庭衣食无忧,而是他的职业,他是一位数学博士。这一职业在上个世纪三十年代确保了他拥有较高的生活水平。世界棋王中很少有人像他这么自在:参加很多比赛,写很多书,而且在担任国际棋联主席后几乎走遍了全世界。


返回顶部】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老兵国际象棋网  咨询热线:13001872876  冀ICP备16027861号